“與疫情競速,我必須努力奔跑”

發布日期:2020-03-05 來源:建筑新網

   “你們家的消毒液我要了,但是酒精實在太貴,麻煩再便宜點吧”魏榛邊抱著消毒液,邊跟老板討價還價。這樣的場景幾乎是她最近的常態。

  

  每天騎電動車運輸3-4千口罩

   魏榛是中鐵廣州局二公司綜合事務部一名普通的女職工,大年初四,她接到公司疫情防控的通知后,沒有絲毫猶豫地加入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,即刻對公司本部所在小區開展按樓、按棟、按戶上門排查登記工作。

   “目前,疫情防控物資緊缺,消毒液、口罩、溫度計根本采購不到”聽到公司采購組人員的訴苦后,魏榛緊皺眉頭思索著對策。她在朋友圈第一時間發布求購防疫物資的信息,“你現在去買防疫物資,根本沒有希望”與銷售消毒物品的親戚通完電話,魏榛沒有氣餒。

   那一刻起,她開始了四處奔波的日子。花都區各個超市、批發市場幾乎都出現過她的身影,新年伊始,陪伴她最多時間的不是家人,而是在風雨里穿梭的電動車。漸漸地,她微信里的陌生好友、手機里的陌生聯系人越來越多,這些都是花都各區域84消毒液、醫用酒精、消毒洗手液、手套、噴壺等物資的銷售人,她前后對比物資的品牌、價格、質量,一遍遍地跑、一遍遍地問,電動車一次載得少,她就來回運三次、四次。僅是為了購買溫度計,她就輾轉了8個藥店。

    

   大年初五,魏榛到家屬區進行人員排查

   “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,胸前的紅花映彩霞,愉快的歌聲滿天飛……”高負荷的工作量并沒有累垮纖瘦的魏榛,滿載物資而歸的她經常會唱起紅歌,如同一個凱旋歸來的戰士,心里滿懷喜悅與激動。電動車有電量耗盡的時候,魏榛卻永不止步,她采購的300斤消毒液、60斤醫用酒精、26個噴壺、18個溫度計筑起了公司疫情防控的堅實堡壘。

   隨著求購防疫物資的信息擴散后,魏榛也得到了很多反饋。她聯系到一家國藥控股的公司,向領導匯報后,她爭分奪秒,開始一個個部門來回跑,一步步遞交資料,第一批拿到了500個免費口罩,隨后以1.6元-1.8元的價格拿到了16000多個口罩,解決了公司的燃眉之急。

   “今天很晚了,返程員工后天才回來,明天再去購買后勤保障物資也不遲”同事勸說著魏榛。可魏榛并不認同,如果今天晚上有員工返程怎么辦,非常時期就應該非常對待。她騎上電動車迅速趕往超市,看著快餐面、糕點幾乎售完的貨架,她又輾轉另一超市,一次又一次地搬運、一趟又一趟地往返。天色漸暗,她顧不得凌亂的發型和滿是灰塵的衣服,將所有后勤保障物資認真清點入庫。接下來的幾天,她一刻不敢停歇,直到60桶快餐面、4500包小面包、15箱牛奶等物資入庫后,她才放心地松了口氣。

   “媽媽,您怎么不吃飯啊,別玩手機了”正回復銷售人信息的魏榛,打字的手突然顫抖了一下。這段時間一直奔波在外,沒時間兼顧家庭,孩子還有幾個月就要中考了,這讓她既愧疚又心疼,堅守防疫崗位上的魏榛總忍不住對孩子的思念。當她再次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時,“媽媽你快過來,快過來看”,看著煮好的面條,干干凈凈的房間,整整齊齊的被子,她的眼睛瞬間紅潤了。“媽媽,你不用擔心我,我要學會照顧自己,以后才能成為家里的頂梁柱”。那一刻,她緊緊地抱著兒子,再次燃起了與“疫魔”對決的斗志。

   當問起魏榛要不要休息幾天陪伴家人的時候,她笑著回應“小家的聚少離多,是為了更多家庭能夠聚多離少,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,與疫情的競速仍未停止,我必須繼續努力奔跑!”

我要投稿(工作時間:9:00-17:00)

在线快3(新疆)集团有限公司